首頁 > 推廣 > 【壯麗70年·奮斗新時代】創作二人轉武林“秘笈” 修煉內功的二人轉宗師

手機版百姓熱線

【壯麗70年·奮斗新時代】創作二人轉武林“秘笈” 修煉內功的二人轉宗師

2019年04月25日 14:26   來源: 中國吉林網

如果說董孝芳的“五功”在武俠小說中練的是外功的話,那么,趙月正就是一位修煉內功的行家。同時,他也為二人轉“江湖”自創“秘笈”,也就是源泉。

著名二人轉理論家王肯在為《趙月正二人轉作品集》作序時說道:“我們有一批二人轉作家,面對幾多雙世俗的冷眼,用心血培植這株生長在冰天雪地的野草。月正同志便是其中的一位。他和另外一些有成就的同志一樣,不把二人轉創作當作通向文學創作大路的一股羊腸小道,而是用自己堅實的腳步,不斷拓寬自己這條通向人民群眾心靈之路。”

趙月正,梨樹二人轉劇作家中最杰出的一位領軍者,出類拔萃的舉旗人。他“堅實的腳步”,他孜孜以求的“通向人民群眾心靈之路”,就是梨樹二人轉劇作家們所共同探尋、求索的路。

趙月正,1943年出生于吉林省梨樹縣喇嘛店。國家一級編劇,中國曲藝家協會會員,吉林省人事廳、文化廳、省文聯命名的“吉林省著名二人轉劇作家”,從事地方戲曲·二人轉創作近四十年。

有人或許會問:這樣赫赫有名的劇作家,一定是哪個戲劇院校、大專院校“科班”出身的高才生吧?

答案是否定的。

實話實說,趙月正就是位普通師范畢業的中專生,是地地道道半路出家”的二人轉劇作家。所以有今天的作為,是他不倦追求、不倦奮斗的結果。因此,有人戲稱他是“爐灶作家”。用他自己的話說:“四十年的路,曲曲彎彎,很不平坦。微薄的成功喜悅伴隨著綿綿不斷的痛苦的探索。”“慶幸的是,我和二人轉同生共長在關東這塊良田沃土之上。更慶幸有很多關心我的良師益友。是他們給了我很大的幫助,才使我在這條生疏的路上得以向前邁步。”是梨樹二人轉濃濃的氛圍,給了他創作二人轉源源不斷的靈感,也給了他創作二人轉取之不竭的源泉。

趙月正回憶,他懂事時,東北剛剛解放。那時候,冰天雪地的東北農村,愚昧、落后,除了紅白喜事外,時不時地來個“跳大神”的,來伙“唱蹦蹦”(二人轉)的,就算是熱鬧的事兒了。每逢“蹦蹦戲”進屯,屯里就像過節一樣,大人孩子就可以大飽眼福了。每當這時,小月正就想去看,大人們雖怕他跑丟了不讓去,他也抽冷子跟小伙伴們看上幾場,過過戲癮。奶奶是個蹦蹦迷,逢“蹦”必看,雖然沒文化,可聰明記性好。前村后屯地跟著“轉”上幾場,就學唱個不大離了。每當漫長難熬的冬夜到來的時候,屋外西北風卷著冒煙雪撲打著紙糊的窗欞,屋內油燈如豆,奶奶就一邊打著麻繩,一邊哼著不很完整的二人轉。那優美而又多少帶著苦澀味道的曲調,總是吸引著小月正趴在奶奶身邊,出神地看,出神地聽,美美的。

趙月正說:“這就是屬于我的學齡前教育,奶奶就是我所以喜歡上二人轉藝術的啟蒙老師。”

家庭的熏陶,給了他從小喜歡二人轉的先天營養;家鄉民風,使他從心里愛上了二人轉這原生態的民俗。

月正上小學時,東北全境已經解放。小學校長原來是個木匠,很喜歡二人轉,閑來沒事兒時就哼唱幾口。后來,抗美援朝了,區上組織文藝會演,校長就讓月正和他八歲的姐姐唱出新二人轉,宣傳抗美援朝。會演結束后區長還高興地單獨接見了小姐倆,夸她們“唱得好”。更讓趙月正難忘的是,當他如愿考入初中上學時,村里特意雇了一伙二人轉吹奏班子—“喇叭牌子”,吹吹打打把他送到了縣城中學。文藝會演,給了他演唱二人轉的第一次機會;入學相送,把他的人生和二人轉第一次連在了一起

趙月正考入梨樹師范學校后,他們的音樂老師是部隊文工團的轉業兵,他會拉小提琴,還會彈鋼琴,這在當時的縣級學校是很難得的,是為數不多的。他在學校成立的文工團里專事民族音樂和地方戲曲,他特別喜歡教學生們唱二人轉。有趣的是,這位老師在給學生們上音樂課時,就穿扭東北大秧歌、唱東北二人轉的服裝講課,學生們都很喜歡他。

參加工作后,他有幸見到崇拜的二人轉老師和偶像。師范畢業后,趙月正當了幾年老師,后調到了縣文化館。趙月正到縣文化館工作后,見到了從省城插隊落戶到梨樹的省內著名的二人轉研究專家、真正的二人轉老師于永江、顧玉增、王悅恒三位老師;第一次見到了他崇拜的偶像——吉林省著名的二人轉專家、劇作家王肯老師。回憶這段經歷,趙月正高興地說:“在小學的時候,我就唱過王肯老師寫的歌:高高的興安嶺、從草原到北京’。在農村當老師的時候,我還幫助村里小劇團排演過王肯老師寫的吉劇《雨夜送糧)見到王肯老師是我一生中最難忘的事。后來,當我戰戰將自己學寫的二人轉劇本稿子念給老師聽時,王青老師鼓勵我說小伙子,你年輕,要好好寫。王肯老師鼓勵指導我寫二人轉,于永江老師教我寫二人轉。我永記在心。永不能忘。是王肯、于永江這樣德高望重的老前輩,把我引進了二人轉這座輝煌的藝術殿堂。

從此,趙月正與梨樹二人轉結下了深厚情感,結下了不解之緣。真正開始了他40年奮斗、奉獻二人轉藝術創作的漫漫生涯。

“勤學百藝通,苦練出真功”。

這是二人轉藝人皆知的一句“藝訣”。它告訴人們凡從藝之人和二人轉藝人,“藝通”必有“勤學”,“真功”要靠“苦練”。這藝訣的邏輯內涵中,當然包含了二人轉劇本創作中“勤學”、“苦練”內容。否則任何人的藝術追求、藝術夢想便會一事無成。趙月正在自己的藝術追求和夢想中,“勤學”了、“苦練”了,因此,他才有了今天豐厚的回報。

一個出生在農村的孩子,一個僅有中專文化的“非科班”青年,要想步人藝術創作的成功之路,吃苦那是無以選擇的。

那時,他家的房子低矮簡陋,簡直就跟地下室一樣,下陷的火炕和屋外地面一平,老少三輩同居一室,一個地桌,他和三個孩子共用,為了讓孩子學習方便,他的創作多在爐灶臺上完成。因此,那時大家都叫他“爐灶作家”。

二人轉是莊戶人家的藝術,要得到家鄉農民兄弟的歡迎,就要反映他們的生活,就要熟悉他們的語言,就要融人他們日常的民風、民俗。在人們的眼里,趙月正就是莊戶人家的后代,他不僅自己水田早田的活計都會干,還經常到田頭、到炕頭采風、采訪,磨掉自己的學生腔,磨掉自己文字表述的“文”病,使自己的語言、劇本一步步貼近農民,貼近大眾。如“從春天看你一眼,惡心到老秋”那老頭的手像老鴰爪子一樣黑,也配拿這樣的杯”。這樣老百姓日常的熟知的語言,不斷出現在他創作的劇本中。

著名二人轉劇作家、二人轉理論家王肯在評論趙月正的二人轉作品時認為特色有三:

一是在“說口”方面有新的追求。特別是在《倒牽牛》中用“說口”刻畫人物是成功的經驗。

二是注意情與味。有情無味缺特色,有味無情少魅力。月正的有些作品,情味結合較好。

三是他不憚改。他的代表作《倒牽牛》《南郭學藝》初稿與定稿之間距離好遠,是用汗水縮短這個距離的。

趙月正說:“二人轉是莊戶人的藝術,特別要受到農民的歡迎但真要把鄉民俗搬進戲里絕非易事。”為此,他確是流下了許多汗水的。

日常,他總是隨身攜帶兩件寶:一支筆,一個筆記本。田間地頭、市場頭,他隨時記錄百姓生動的語言,隨時記錄身邊感人的事兒。

他的筆隨時隨地記下了大眾民生,他的戲就有了伸向和貼近百姓生活的素材和保證,就有了融入時代和緊扣時代脈搏的條件和基礎。于是,他便點石成金了、便妙筆生花了。一部部小戲、新戲就在“爐灶”邊精彩問世了。

單出頭《南郭學藝》是趙月正根據歷史典故“濫充數”改編而成的。他獨具匠心,大膽嘗試,以男角“單出頭”這一少見的二人轉藝術形式,寓深刻的思想性于幽默戲謔的藝術演繹之中,塑造了南郭先生的生動藝術形象,為這一具深刻哲理的藝術形象賦予其強烈的藝術生命。劇本創作獨特、獨到,創作是成功的,演出后受到廣泛贊譽。

東北有句俗語:“二人轉車轱轆菜,鄉間路旁開不敗。”

還有一句人人皆知的百姓話:“寧舍一頓飯,不舍二人轉。”

趙月正說:“二人轉是在關東這塊土地上,應時應運、應人民需求而生的一門特殊的藝術。它是集戲劇、藝、雜技、音樂、舞蹈之精華于一身的獨特的、先進的、新興的藝術門類。”二人轉結構獨特,語言獨特,表演獨特,決定了二人轉創作也有它自身的獨特性。實踐已經無數次證明,人轉劇本的創作、演員的表演,只有緊緊把握住這諸多的“獨特”風韻,二人轉才能在藝術的百花園中,自立多彩,自立不敗,異香醉人。

然而,二人轉劇本的創作、演員的表演,要能夠緊緊把握住這諸多“獨特”的風韻,絕非易事。

梨樹的二人轉劇作家們認為,表演的“獨特”,源于劇本的“獨特”。沒有劇本的“源”,就沒有表演的“流”。于是,他們在二人轉劇本的創作中努力探索、探求一條“獨特的路。人們看到了,這條路是一條充滿生機和活力的“綠色的路”。在他們的劇本中,有詼諧、幽默,沒有“粉詞”“淫語”,劇本字里行間充滿著人生的感悟、哲理和激人向上的正能量。

談到劇本創作的體會,趙月正當年在《東北風》雜志發表過一篇《路的思索》的文章。他用老百姓通俗易懂的語言,闡述了“綠色”二人轉劇本創作的深刻哲理。給人啟迪,發人深省。

當前,二人轉的創作和演出如何能在繼承中探索,在探索中發展,在發展中創新,在創新中繁榮,這是一個緊迫的時代的命題,也是需要每一個二人轉藝術工作者思考和回答的重大的命題。

相信,如趙月正一樣的,有良心、有責任感的二人轉劇作家,不僅會認同趙月正的這“三點體會”,而且相信,這也同樣是他們自身二人轉藝術創作的切身的體會。在梨樹這片“梨園沃土”,孕育、培育了一大批趙月正這樣有良知、有良心,有使命感、有責任心的二人轉劇作家。

(以上內容為趙月正口述和報告文學《轉鄉情》)


延邊發布客戶端

[編輯:任遠] 延邊信息港 / 延邊發布客戶端
標簽: 二人轉  趙月  老師  王肯  梨樹 

評論一下
評論 0人參與,0條評論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抖音大賽

登錄天池云賬號

20l8年二肖中特